徐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爱情啊你姓什么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徐州信息港

导读

一【爱情,你姓离别?】  八八年六月的青岛海滩,风卷云舒,浪揉沙礁。  在细软的沙滩上,春生牵着海霞纤细的手,漫步碧海咸风中。远方海鸥低旋,

一【爱情,你姓离别?】  八八年六月的青岛海滩,风卷云舒,浪揉沙礁。  在细软的沙滩上,春生牵着海霞纤细的手,漫步碧海咸风中。远方海鸥低旋,敏捷掠拂浪花,觅食鱼虾。  “等我回来,我们也就象它们样携手共舞。你向往吗?”海霞用手指了指远方碧水蓝天间翱翔的海鸥,深情的对春生说。“恩。”春生点点头:“你估计伯父伯母能答应我们的婚事吗?”海霞嘴角露出甜甜的笑意满怀自信的说:“能不同意吗,我俩相知相恋三年,又一块在韩国打工,感情那麽深厚。”春生轻轻的勾着海霞的腰肢说:“我真的一步也不想让你分离,你是我心里的长满枝丫的小树,愿看你的飘逸发芽”。“你还成诗人了,说出话来还挺有意境。放心吧,我会很快回到在中国的公司上班。和爸爸妈妈商量好后,年底我们就结婚”海霞胸有成竹的说。海霞看春生还是带有离别的忧伤就拉着春生的手说:“别想了,我永远是你的。看你那个癞样,虽然你我一岁,但你是男子汉,不要搞的象生死离别样。走,到那边踏浪去”。太阳花耀出海面上一圈一圈的光环,罩着浪漫、避暑的人们……  韩国的太极旗和木槿花见证了他们俩的爱情。在那异国他乡,共同的语言,同是打工族的这一对青年男女,峥嵘岁月孕育了他们爱的种子,他乡水韵浇灌了他们的爱情之花。爱,其实就是相互融化和接纳。今天回国要各自回家,俩人都觉得是那样难分难舍,往昔的漫步在阳光下的爱,是多么的绚丽,暂时惜别离伤的情感涌动着无言的泥沙。但泼辣的海霞不想再流露出这样的情感。其实她心中摇戈得情愫更难受,只有去浅滩中,让海水抚平暂离的无奈。  他们相互追逐着,嬉戏着,激起无限的细浪的碎花和爱的倩影,暂时的笑声麻醉了离合情愁。  海礁上他们相互凝视,眼睛里都喷着原始的火焰,冲动和激情促涌着疯狂的亲吻,抚摸……忘记远方羡慕、眺望的人们。只有爱河的花朵,在青春的原野里初绽娇嫩、陶醉、迷恋……  二【爱情啊,你姓挣扎?】  “啪!”海霞的爸爸把桌子上的茶杯挥力摔得粉碎。这个农村教师出身的学究,听说女儿在外面谈位遥远山区的男朋友,一向脾气暴躁的他,再也忍不住了。气的他青筋暴露、气粗脸红。朝着女儿大声吼道:“不行,就是不行!我不同意!”生性倔犟的海霞也气呼呼的说:“我同意,请你也要尊重我的感情!”海霞的妈妈拾着地上的玻璃碎片说:“小霞,你爸爸说的也是个理,你怎能要嫁到穷山僻壤的山区呢?”海霞转脸生气的说:“妈,你咋也不理解我?感情能分贫富吗?”海霞的爸爸跳起来骂道:“感情!感情!感情能当饭吃?感情能当钱花?”海霞理直气壮的说:“受苦受累,我愿意!”  “你不结婚一步也不能离开家,出门就把腿砸断!”海霞的爸爸象着疯魔样狠狠的说。  外面六月的流火炽热地炙烤着大地,屋内硝烟弥漫,唇枪舌战,各不相让。  海霞的爸爸总觉的女儿太不象话。在外打工三年,她如果谈位条件好一点的男朋友,自己也不会有这么大火气。“水向低处流,人向高处走。”自己三十岁才有的这个女儿,含辛茹苦养大,总不能看着她跳进山村的穷火坑。  一天的口舌的战火纷争,晚上一家三口谁也没吃饭,都各自自合衣而眠。海霞侧躺在床上,两眼凝视着窗外的一弯新月如洗。对春生萌生思念之情,一缕牵挂只能遥寄上悬的银钩。次感到:她俩的爱,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没料到的变故让自己梦折桥栏!满怀儿女情,全在辛酸中!  夜静人眠,月花无语。海霞的妈妈拉灯轻轻推开房门,海霞看到妈妈的眼睛通红,知道在隔壁哭了。海霞的妈妈长叹一口气劝女儿说:“霞啊,你就依你爸爸吧,他为你好。你爸爸血压高,你也知道啊!”“我和春生真的是心心相印。妈妈,三年的别国相恋,我们情深意切啊!”海霞几乎是哀求的说。妈妈看着憔悴的海霞,一头乌黑秀发不知是让泪水还是让汗水湿了一半,心疼的一边给女儿摇着扇子一边说:“孩子,别犯傻了。我和你爸爸结婚前就见一次面,这不也相处的很好吗?妈是过来的人,比你清楚,女人啊,要认命”。  海霞真的可怜妈妈。爸爸脾气暴躁,前几年,稍不如意就对妈妈拳打脚踢。在海霞的幼小心灵里对爸爸的印象就是恐惧。随着年龄的递增,爸爸有些收敛。但妈妈的还是畏之如虎。海霞如不是挂念着苦命的妈妈,早就远走高飞了。  海霞忽然折身起来,抱着妈妈痛苦的哭了起来。妈妈用粗糙的手摸着海霞的头发说:“前几天,你五婶听说你要回来,给你介绍个县工具厂的正式工人叫刘举。我打听了人长得不错,过两天你看看吧。”海霞刚想说:“不!”妈妈冰凉的眼泪落她的脸上。海霞明白了,妈妈也是撕心裂肺的痛苦,她呆了,六神无主的看着妈妈抽啼着……  三【爱情啊,你姓棒打鸳鸯?】  海霞自从回家,一直生活在苦恼中。春生回家了吗?春生回厂了吗?无数的牵挂和思念象葡萄样吊在自己的心房。每当夜阑深静,就不住的摇拽。木槿花下相互偎依;生活细风中相互的鼓励、支持;异国他乡孤独无助中相依为命,全在脑海里清晰浮现。度日如年的滋味,让海霞如临深渊。  提亲的五婶领着刘举相亲了,巧如弹簧得薄嘴把海霞的爸爸说得笑眯眯地直点头赞叹。刘举小伙子也真的长的不赖:一米七、八的个儿,黄白净,戴着金丝边的眼镜。也许是有些腼腆,脸上总是冒着汗。  海霞的爸爸满口应允这门婚事,但海霞拧死不吐口。因为她的心里只有春生,虽然春生长的不如刘举英俊、潇洒,但心中的月亮依旧感觉还是他圆。  自从在海霞的爸爸高压政策下定了这桩婚事,海霞总是很用力的找寻,找寻自己再熟悉不过得春生的气息。咸咸的泪水常常无息的黯然而下,说不清楚意味着什么?海誓山盟,痴情意笃,都象歌妓的瑶琴,噙泪弹唱。海霞真想给春生写信,但茫茫尘埃中,你在那里?让海霞锦书难托;海霞真想逃出困笼、破茧成蝶,天涯海角寻春生。但,妈妈的泪水涟涟,让她步屐灌铅,左右艰难。  海霞,从一个泼辣、争强好胜的性格,慢慢变得犹言寡断、沉默无语。她想静静的去想春生,想相处的点点滴滴;想风雨同舟、甘苦共品的日子,原来已逝的都是那样里美丽。失去了才知道自己没有好好珍惜。  瓜梨飘香、秋高气爽的季节。“海霞要结婚了!”在这个并不大的小镇上消息不翼而飞。亲朋好友涌门祝贺,只有海霞呆呆的凝视着一切,表情麻木。象木偶样任人摆布。几度挣扎,几度呐喊,在眼前只能是落花流水春去也。红酥手,黄藤酒,全变成一杯忧愁。  风和日丽。海霞在隆重的炮礼中和刘举走进红地毯。别人相悦祝福的声音,并没有打断她对春生的思念,泪水灌满自己每个脏腑。她多想牵她手的人是春生,这个一生让她牵挂的爱,也许真的已经是昨夜的故事,飘逝的烟云。洞房花烛夜,这是人生多么美妙、盼望的时刻。但海霞却是以泪洗面,看着陌生的刘举,看着陌生的一切,泪水只能冲涮爱情的悲哀,爱情的无奈。  刘举见海霞在新婚大喜的夜晚,啼不成声,对海霞又是轻语相劝,又是倒水撩汤,又是擦泪拭涕。照顾的无微不至。其实,刘举也是个性情中人,对自己的娇妻新娘冲动和喜悦,全化作爱意,悄悄的侍候着。但他一点也不知道海霞在哭什么。  海霞的心里,洞房的夜色好凄凉。花枝俏伴却已是别人的新娘!从此,爱情的河里就要有另一个男人和春生分享。心里是一个,生活中是一个。这是多么悲哀!  四【爱情啊,你姓思念中?】  岁月风尘催的叶黄叶落,感情的年轮层层缠着岁月的沧桑。  春生毕竟不是昨天写好的日记,想忘记,翻过来就撕去。在海霞的心里,就象大海的暗流,看表面平静,内心却是波涌浪激。每当曲月如眉,无尽相思总是如麻。  刘举对海霞总是痴情的百依百顺,虽然工厂里工作很劳累,但是回来就忙着帮海霞收拾家务,尽量满足妻子的生活要求。其实,海霞和刘举并没有过多的语言,日子在潺潺的流光中平静而又淡淡。海霞瞒着刘举悄悄地打听和自己一块打工的朋友想知道春生的下落,哪怕是片言碎语对,对她也是莫大的欣慰。终于,在一次逛商场时,碰到了一个回来工友告诉海霞:“春生在海霞结婚的时候,来这里找过海霞。但是,当听到到海霞结婚的消息,在流浪了半月后,悄悄的离去了,青岛的工作他也辞去了。听说,曾经有人看到他在海滩上卖冰淇淋,其余的就不详了。”  一石惊起千层浪。海霞听说后,牵挂和深深的内疚之情使她更添一层愁。  秋天的风翻着每一天的日历。海霞有一天突然感觉自己的身子不舒服,嗜酸晨吐,身全身乏力。海霞的妈妈来看她,高兴地告诉她,大概是有喜怀孕了。当刘举听说妻子有喜后,又是蹦又是跳,高兴的像个孩子。平时变得更加殷勤,下班回来不管多累,只要海霞想吃或用什么东西,马上就去购。家务活再多,也不让她动手。夫妻的情爱,让刘举表现的如春沐树。  海霞知道自己怀孕后,有些恨自己。同时,刘举的生活中点点滴滴的爱,悄悄的融化海霞心中的冰,让她也慢慢的左右为难。人生啊,为什么让她夹在两个男人中间?旧欢新梦醒来时,愁眉敛,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她想春生,但心中又怕见他,就自己当前的情景,自己用何言去应酬?海霞对刘举的好感也在潜移默化,毕竟她不是石头,刘举的爱,让她感觉到无力承受,自己的心里装着春生啊!每日里惆怅满怀,心中阡陌纵横。爱,在艰难跋涉,情在摇摆中。  岁月的缠绵,内心的寂寥,在手指中划过。  五【爱情啊,你姓在岁月中要忘却?】  瓜熟蒂落。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海霞在医院喜添男女婴双胞胎。惊天的喜悦,让本来就有封建意识的公公逢人就笑,见人就夸。还有海霞的爸爸妈妈更是喜出往外,多年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不喝酒的爸爸破天荒喝的醺醺大醉。欣喜若狂的刘举跑到产房,不顾别人的视线,把脸色憔悴苍白的海霞亲了又亲,医院护士气的像赶贪婪的麻雀样,把他轰了出来。  刘举一阵风样跑回家翻箱倒柜,查经寻典。为两个孩子取名:碧青、翰青。  当海霞在生死关口醒来时,象嫩藕一样的两个孩子已在产床怀前。粉扑扑的小脸给海霞添了几分喜悦。这是她和刘举爱的结晶,从此自己就是两个孩子妈妈。母性天生所具有的爱,让她暂时忘记了春生,忘记了木槿花下的依恋。做女人了,有丈夫,有一双可爱的宝宝。流浪的心在慢慢收拢。一切都已经是昨日的故事,一切都杨花零落月溶溶。这也许是自己的命!也许春生是自己一生永远的痛!相夫教子,共剪灯花,不再枉劳魂梦,也许是自己今生步辇。  其实,情感的花露雨,浸染心的衣角,晒也晒不干,晾也难晾透,心灵深深处,总有千千结,说也说不清。想忘却,但是在海霞的心里总是缠缠绵绵。特别是孤独来临时,孩子睡熟,自己就看着孩子,无限的情感,飘逸在昨天的风中。  刘举按时上下班,无微不至的照顾着海霞和碧青、翰青姐弟俩。孩子的甜甜的笑声,也使海霞和刘举找到共同兴趣和爱。其乐融融的温馨小家新窝,让海霞恢复生活的乐意和憧憬。但总感觉又对不住自己的丈夫刘举,觉地他为家竭尽全力,自己却心中还有忘不掉的春生这个有缘无份的冤家,是对丈夫的不公。也许这是女人特有的敏感和思虑。  在一个夜深人静,万籁俱寂的夜晚。海霞终于再也不愿意瞒着丈夫刘举,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和长时间的深思熟虑她悄悄的躺在丈夫怀里,象讲故事一样和刘举娓娓道来。满以为刘举会大动肝火,雷霆大发,可丈夫却把她搂得更紧,低声说:“海霞,我只在乎你的现在和将来,不在乎你的过去。你是个好妻子,为我生下一双儿女,我会用我一生的爱报答你。不要想得太多,春生也许已为人夫人父。”  那一夜海霞次在丈夫怀里痛哭不止,不知为什么,也许是刘举的宽爱,让自己感动;也许是没有和春生的结合而惋惜。但是,酸甜苦辣咸的滋味全涌上心头,顺泪水染透了沉闷多年的忧郁。  岁月已经苍老,风雨还在继续。  滴水穿石留下的是岁月的痕迹,岁月的风尘却淹没了脚步的痕迹。  对春生的情感,也许是发黄的日历;对刘举的情感却是新月满穹。翰青和碧青在海霞的母爱中健康成长,日起日落在手指中流淌。  六【爱情啊,你姓艰难中已逝?】  岁月太匆匆,世事转头空。  桃李菲飞,世事如漫水茫茫,一切都难料。风烟撩明月,浩瀚往事全在蹉跎中。  海霞在漫长的岁月中,精心呵护儿女成长,细心照料刘举的生活起居。虽然养着两个孩子,只有刘举一个人的薪水维持,日子过的清贫一些,但风雨中幸福一家同舟共济,相互支撑,多了欢乐和笑声,少了烦恼和枯燥。不经意间,刘霞也有时想起春生来,心中却也只有淡淡的温暖和美好的回忆,岁月磨去了浓花的香溢。  二00七年五月。碧青、翰青姐弟俩还有一年就要高考,学习很紧张,两个孩子学习压力大,又在长身体。海霞在生活上,特别照顾两个孩子,就是她和刘举不吃,也想让孩子们生活上好一点。毕竟海霞已到不惑之年,对孩子的爱,就象秋天的月色,涨满露滋。碧青和翰青,一个长的像年轻时的海霞,漂亮、美丽;一个像当年的刘举,英俊、潇洒。一对孩子学习出类拔萃,成绩优异,这让海霞和刘举充满自豪感。俩人相濡以沫,近二十年的呕心沥血心,眼看孩子就要高考,是从心里高兴。   共 918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异位患者吃什么食物有利于康复
昆明好的癫痫病研究院
云南好的癫痫病医院有哪些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