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中国电器之都的后电器时期

2019/07/17 来源:徐州信息港

导读

柳市的早春乍暖还寒,刚刚还艳阳高照的天气转眼就变得细雨菲菲。但是在新年的味道还没有散去的时候,这里仿佛比中国的任何一个地方苏醒的都早一些。

  柳市的早春乍暖还寒,刚刚还艳阳高照的天气转眼就变得细雨菲菲。但是在新年的味道还没有散去的时候,这里仿佛比中国的任何一个地方苏醒的都早一些。

  正月初七,陆续从全国各地返回柳市工作的人们在柳市工业园的厂区门口排起了报到的长龙;被鳞次栉比的广告牌包围的机场高速路时常会产生一些不大不小的拥堵;柳市的各个酒店在此时迎来了一年里生意的时节,家家宾客盈门,没有提早一个月的预定没法入住

  在柳市为的两个电器市场里,繁忙的交易早已经开始。南来北往的采购者拎着手提包行色匆匆。在这个电器市场里走一圈,你的手中肯定会多出一打企业的产品资料,大部分是强行塞到你手中的

  一切的冷冷清清都是由于 低压电器 这四个字,这个东海边上的小镇注定要在中国经济发展史上留下永远无法磨灭的名字。它曾因为 假冒伪劣 和 柳市模式 而名噪一时,也曾由于制造了一大批文化层次不高的商业富豪而让内地的诸多城市艳羡不已。但是问题是:时转事易,在产业升级的呼声前所未有高涨的今天,柳市的繁荣能够延续多久?

  转型升级之惑

  其实柳市的电器市场是一个颇为有趣的地方。在那里,长长的柜台被分成了一个个80公分宽的小区域,坐在这个拥堵工位后的销售员们时刻用精明的眼光锋利地打量着每一个陌生人,以判断要不要在时间递出自己的名片和产品资料。但是可能让你意想不到的是:每个80公分的工位竟然都代表了一个不同的小公司。

  这也许是柳市当地政府引以为傲的所在,号称拥有5000家低压电器公司的柳市是中国的低压电器产业会聚区。但时至今日,这些企业中依然囊括着宣扬时斥巨资约请明星大腕献唱的巨头企业,也包括了依托摆地摊实现产品销售的家庭作坊。

  身在柳市而不做生意似乎是一件不甚被当地人接受的事情。这个取名源于 柳树下的集市 之意的地方仿佛让当地人具有着一种先天的商业天赋。他们常常头脑灵活而意志坚韧,既善于发现的赚钱点,也善于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

  曾有学者用 四千精神 概括上世纪90年代温州商人全国掘金的精神内涵。但是老一辈的柳市商人却觉得自己的成功不仅是 智商、情商、胆商 的融会,更是一种乞丐精神的延伸。 我们有时候更像是乞讨,只不过我们很聪明地分清楚那些人是有钱人,那些人只是看看热烈而已。 基于这类精神的柳市模式实际上更像一种相对疯狂的营销模式,即便是成名已久的柳市企业家们也曾经历过价格战和挖竞争对手代理商的血雨腥风。

  这类精神和模式或许帮助了正泰、德力西、人民、天正等企业在那个特殊年代里的快速突起。但是在新世纪里,仅仅只是完整地传承这种模式仿佛已经显得远远不够了。由于时光轮转,现在的低压电器产业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低档次竞争的江湖光景。

  如今的柳市低压电器产业分工极细。有人笑称:在柳市,即便是一个罕见规格的螺丝钉也有专门的商人生产。但是这句话的后半句是: 不仅如此,同时你还能找到一大把做这种产品的企业。 严重的同质化让如今的柳市商人依然在比拼价格和销售渠道。强势的营销模式背后隐藏着的可能就是对自己产品的不自信。

  一名在当地很是着名的中型企业领导人这样概括自己对营字的理解: 上面有个官字头,意味着要想做生意就必须和政府处理好关系,而底下有两个口,意味着不管是黑话、白话,只要有机会就一定要不停地推销。

  早在七八年前,产业瓶颈就成为柳市商人们谈论多的话题。时年,对柳市多数电器企业技术含量相对落后,质量参差不齐的产品而言,利润的摊薄已经逐步显现。但只要是个商人就不愿意在这样的红海中沉浮。

  柳市的巨头企业早就找到了化解低压电器窘境的方法:正泰找到了光伏;德力西找到了施耐德并转向文化产业和投资;人民找到了高压领域和海洋重工。还有一部分中型企业将目光锁定在诸如风电、光伏、LED等新兴产业之上,并获益匪浅。但是对柳市的庞大企业群体而言,转型的本钱并不是人人都付得起的,有时候他们显得别无选择。

  然而柳市低压电器产业的瓶颈仿佛不属于中国低压电器产业。即使原材料上涨迅速,施耐德的产品卖着高价还供不应求;上海和苏州一带的低压电器企业日子也过得不赖。

  做企业的目的其实其实不仅仅局限于赚钱,本着赚钱的目的做企业的人或许赚不到更多的钱。但是在柳市,多数办企业的人更像是商人而不是企业家。即便是某个范围巨大的企业,在看到红豆杉成为人们钟爱的 空气净化器 时也会去做一点简单的贩卖。而大多数人对地产等快速赚钱行当的热中更甚于电器产业。有柳市的老总坦言: 在他眼里,柳市的商人群体中,能称得上是企业家的连五位都不到。

  頭腦靈活的另一面常常就是缺少踏實和專注。而這一點在未來的商業世界里可能會成為柳市商人致命的弱點。其實幾年前,溫州在浙江省的區域經濟排名中已從前三變成如今靠后的位置,打火機產業等外向型產業加速萎縮。(據相關調查顯示:目前溫州的打火機公司已從原有的1000家下降到現在的100家)但柳市在溫州或許算是一個另類。時至今日,出口在柳市整體的低壓電器產業中所占比例仍然不大,由于上世紀末中國建筑(3.65,-0.01,-0.27%)市場的擴容和兩次規模巨大的改造才是柳市商人們財富聚集的發軔點。但是當的潮流涌來之時,受考驗的不僅僅是柳市低壓電器產業的技術、質量水平,還包括了柳市商人對產業升級是不是秉持執著的態度。

2013年重庆会务种子轮企业
2013年重庆会务战略投资企业
2013年重庆会务天使轮企业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