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高产低值我国处于珍珠产业链端盈利甚微

2019/12/05 来源:徐州信息港

导读

高产低值 我国处于珍珠产业链端盈利甚微经过40余年的发展,我国已成为淡水珍珠生产大国,占世界淡水珍珠产量的95%以上,然而在本轮珍珠

高产低值 我国处于珍珠产业链端盈利甚微

经过40余年的发展,我国已成为淡水珍珠生产大国,占世界淡水珍珠产量的95%以上,然而在本轮珍珠价格的上涨中,我国的珍珠养殖产业链却并未明显受益。

那么我国的珍珠行业究竟存在怎样的问题,在珍珠统货至少30%的价格涨幅下,行业的利润究竟被谁占去了呢?

值得注意的是,相关统计显示,尽管我国淡水珍珠产量已经占全球总产量的95%,然而产值仅占世界珍珠总产值的10%!由于我国珍珠70%用于出口,在2013年至今珍珠价格的疯涨中,全产业链无任何环节明显受益,企业、养殖户抱怨欧美市场需求未现明显增长。

对此业内人士指出,产量与产值的高度不匹配,显示出我国仅是产珠大国,而非强国,珍珠行业 高产低值 怪圈,或许就是其中的答案。欧美市场需求未明显增长仅仅是表面因素,而我国处于珍珠产业链端,才是全行业无钱可赚,以及珍珠行业 高产低值 的核心因素。

产珠 大国 非 强国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我国淡水珍珠产量不断提高,相关统计显示,2009~2011年我国淡水珍珠产量分别为1200吨、1250吨、1480吨,其产量占据全世界总产量的95%以上,居世界位。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以下简称中宝协)副秘书长沙拿利预计,2013年全年的产量至少在千万吨以上。

淡水珍珠产量占据全球总产量的95%以上,而出口量在国际市场占比同样在90%以上。截至2012年2月我国珍珠产量达1500吨以上,其中80%以原料珠或粗加工珠的形式出口到了欧盟、俄罗斯、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及中国香港地区。

但在20%的国内消费市场,我国珍珠首饰产业集中度不高,许多珍珠首饰生产企业加工设计还停留在 串珠成链 的初加工层次上,产品品种单一。这导致我国珍珠首饰行业缺少较有实力的品牌,缺乏高附加值产品。

与上述情况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日本、欧美、中国香港等地每年从中国内地进口大量价格低廉的淡水珍珠原珠或珍珠串等半成品,生产出高附加值的珍珠首饰后价格可提升数倍甚至数十倍。产量与产值的严重脱节说明了我国仅是产珍 大国 而非 强国 。

占据产业链上游(养殖)

一条完整的珍珠产业链包括:育苗、养成、植核、养珠、取珠、初级加工、初级产品销售、设计、精深加工、终端产品销售等。

总产量占全球珍珠产量的95%以上,但产值却只占10%。这是因为中国主要处于珍珠产业链上游,仅提供原珠和简单的加工品。而且我国珍珠行业在珍珠养殖环节同样存在不少问题。

,不注重育蚌苗质量。珠农在养殖过程中不注重育蚌的良种选育和提纯,在同一水体来源下挑选育珠蚌,选蚌不注重质量和大小,同时近亲繁殖造成品种退化、早熟、早衰现象严重。

第二,大幅提前繁殖时间。一般三角帆蚌繁育从4月开始。但很多珠农利用温棚高密度培育亲蚌等方式,3月开始繁殖,5月初就出池销售。

第三,在后期的植核过程中,珠农为了压缩养殖周期,在养殖池边搭棚 手术操作 ,卫生条件差,植核只重数量不求质量。同时养殖水域的高密度、超负荷养殖导致水体污染严重,制约了优质珍珠的生长。

据中宝协预测,国际市场对珠宝级珍珠的年需求量大约是500吨。就目前世界各国珍珠养殖状况而言,珠宝级珍珠供应都存在一定的缺口。

而由于上述养殖环节存在的种种问题,我国珍珠质量与国际市场的要求还有较大差距,特别是10mm以上的大颗粒珍珠达到首饰加工要求的只占5%~10%,真正能作为工艺珠的比例不到1%。大量低值珍珠的贱卖不仅制约珍珠加工业的发展,而且也影响到了珍珠销售和珍珠的养殖效益。

设计与加工是增值多环节

中国珍珠的 高产低值 似乎也触动了中国制造的神经,与中国制造的泡菜、服装、玩具类似,国内仅仅是以原材料或者半成品出口,而国外公司凭借着先进的技术,设计能力以及品牌效应,赚取了高额的利润。

比如国内一串有40颗粒质量较好的淡水珍珠售价不到100美元,而一串色泽尚好的日本Akoya珍珠项链则要2000美元;再以黑珍珠为例,同样颜色的大溪地珍珠,由于形状和大小的不同,市场价格可能达到数十万美元。此外,在2007年4月佳士得纽约拍卖会上,一条以68颗罕见天然珍珠串成的项链,珍珠直径尺寸自9.47毫米至16.04毫米依次递增,卖出了近710万美元的天价,比过去珍珠项链创下的价格纪录还高两倍,堪称世界上贵的一条珍珠项链。

原珠生产并不能够产生很大的收益,但是在初级加工后,可以根据产品品质、年份、用途进行分类,而能够产生价值化的产品主要是保健品和珠宝首饰的终端产品,增值多的是珍珠链设计与终端产品的加工环节,其次是销售包括品牌环节。

加工工艺有待提高

珍珠的价值主要体现在抛光、漂白、设计等深加工环节。珍珠采取后,要紧跟漂白处理,才能用作加工首饰。我国虽然是产珠大国,但在珍珠加工方面技术比较落后。

上世纪80年代之后,国内许多珍珠生产厂商引进了日本的加工技术,珍珠加工质量有明显的提高,但是与日本现行加工技术相比,差距仍然明显,存在漂白周期长、耗电量大等问题,同时国内的珍珠生产存在操作不规范,人为缩短处理时间的现象,从而使得珍珠白度欠佳,光泽受损,直接影响了中国珍珠的国际售价。

另外,在设计环节上,我国整个珠宝首饰行业由于发展历史短、沉淀少,企业散、规模小,珠宝首饰设计能力薄弱,大多数珠宝首饰企业均没有独立的设计开发能力,未能形成自己独特的设计理念、风格和产品。作为珠宝首饰子行业的珍珠行业问题则更为突出,企业的加工设计条件和能力滞后,即便有珍珠首饰设计,其设计理念也比较传统,样式单一,内涵挖掘不充分,把握不住珠宝首饰的流行趋势。

光大证券行业分析师刘晓波告诉,国内珍珠企业主要以原材料出口为主,深加工能力薄弱,没有核心技术。另外在设计环节研发投入不够,不少企业缺乏专业的设计团队,这些都导致我国珍珠产品缺少高附加值。

以初加工为主

为进一步比较国内珍珠知名品牌在国际市场的竞争优势,《每日经济》以国内知名珍珠品牌阮仕珍珠、千足珍珠公开的财务数据进行比较。

2010年阮仕珍珠拟登陆A股市场,公司是从事批发业务的珠宝商和珍珠精加工企业。从其此前披露的招股书可以看到,珍珠串及散珠、特种珍珠、珍珠项链、其他珍珠首饰是公司的主要产品,以2008年完整年度看,珍珠串及散珠收入达2.76亿元,占整个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高达84.29%,与此同时,当年阮仕珍珠外销收入2.86亿元,占主营收入的比例为87.46%。

上述数据也说明了,阮仕珍珠,其主营业务大部分仍然是初级加工品的出口。

再以千足珍珠为例,公司主营业务为珍珠、珍珠饰品的加工与销售。主要产品包括珍珠、饰品、保健品,以2012年财务数据为例,其中珍珠业务营业收入2.14亿元,占主营收入比例达57.94%,但是毛利率为33.1%,远低于饰品的53.88%。另外该年度公司外销收入为2.49亿元,占主营收入比例的67.74%。上述数据也显示出,千足珍珠珍珠产品大多仍以初级加工的方式出口。

缺乏强势品牌

目前世界上代表性的珍珠品牌为Paspaley和Mikimoto,在全球珍珠产业链中这两家公司处于地位,掌控着全球珍珠产业链价值的端。

反观国内的珍珠市场,尽管近年来行业内也出现了阮仕、佳丽、千足珍珠等品牌,但行业仍基本处于无序竞争状态,且有些还主要是提供初级加工品。

刘晓波认为,国内淡水珍珠企业由于缺少品牌价值的历史积累,品牌知名度低,导致产品附加值不高。 由于珍珠是品,这也注定了国内珍珠饰品的品牌化之路是比较艰难的。

佳丽珍珠工作人员告诉 《每日经济》,在国内消费市场,消费者会花数万元买一个LV包,但不会花同样的价格买一串珍珠项链。这一方面显示国内珍珠公司应加强品牌建设,另一方面则反映出了国人固有的消费观念,月亮还是外国的圆,但这一观念不会一直存在下去。待国内消费者不再追求LV、爱马仕等品牌时,他们也会更关注国内珍珠市场。

与此同时,当前LV、梵克雅宝、蒂芙尼、卡地亚等不少国际知名珠宝品牌产品线已经覆盖到珍珠行业,这至少也说明珍珠产品还是有市场的。

沙拿利告诉 《每日经济》,想要把好的珍珠卖到好的价格,加工、设计、文化宣传、包装等就必须相应提升,如果在终端市场得到了认同,价格自然就会得到提升,珍珠 高产低值 现象就会得到改善。(每经 张昊)

房产行情
新三板
排球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