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云水苍月光华小说时光征文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徐州信息港

导读

(一)丛林初遇险  阳光明媚的春天,午后。  敏捷的纤细身影,恍如一点白色的流光,于山高林密的原始深林中跳跃穿行,偶尔会惊起那些小动物们四散

(一)丛林初遇险  阳光明媚的春天,午后。  敏捷的纤细身影,恍如一点白色的流光,于山高林密的原始深林中跳跃穿行,偶尔会惊起那些小动物们四散逃窜。她,无暇顾及身旁的一切,只是快速地急掠前行。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停在一支树叉上休息,手搭凉棚向远方张望。只见前方茂密的林木,绿色葱郁随风漫舞,那起伏的波浪着实令人浮想联翩。她轻轻叹息一声,翩然飞下树枝,慢慢行走寻找着通向目的地的路线。  此时的密林忽然腾起雨雾,瞬间弥漫了周围。无比高大的阔叶林,还有清清流动的小溪流,叮咚叮咚唱着永不停止的音乐,奔向远方。午后的阳光仿佛调皮的孩童,蓦地从树木缝隙以及林叶之间穿插而入,投射在水中,恍如珍珠倾泻,扑入眼帘,幻出千万点金光。她,轻轻眯起一双好看的眼睛,险些要沉醉于这安然静美的时刻。  蓦地,一声细微的足音传来,她的目光一凝,迅速地转过身来,动如脱兔,疾如雄鹰,向左前方奔去。向导被突然杀害,看来自己只能一个人摸索着走出深林。她不知道前方堵截的杀手会有多少,也不知道后面的追兵到底掌握了多少关于自己的情报,被逼无奈冒然闯进了山高林密的原始深林。这里毒蛇猛兽出没,据说还有毒瘴和天然陷阱,越往里走,树木就越稠密,根本就没有路,没有空地,也没有太阳。这时候,就不能有片刻的休息,因为到处都是蚂蝗和蟒蛇。有好几次,那蚂蝗和蟒蛇就在自己一拳的距离,吐着信子,定定地看着自己,意欲攻击。每到这个时候,她就静立凝神,然后出其不意折扇挥动,舞出一片绝美的百花春色。再看那些蚂蝗和蟒蛇头部齐齐折断,树叶瞬间被染成了黑红色。  深林如此沉静,只有她微微的喘息声,和腰间悬挂的晶莹剔透琉璃坠与上乘考究的一对墨绿玉佩,轻轻发出的撞击声。  “久违了,白幻雪。在下等候多时了!”一声沉音自右前方十米远的古树后面响起来。  “阁下是哪一位?”她凝住身形,不疾不徐地问道。  “佩服!佩服!白女侠能做到如此镇定,当真是很不一般。千影幻白幻雪,果然是名不虚传啊!”随着话音自树后转出一位青袍中年人来。  白幻雪这才仔细瞧去,只见此人中等身材,儒雅书生打扮,手中托着书本模样的物件。她认得那物,应该是铁卷书。她听说过,这种罕见的兵器,只有铁家庄才有。那么以此推断,此人应该是铁家庄庄主铁罗汉。  “我道是谁?原来是铁庄主,幸会!幸会!”白幻雪一抱拳,不卑不亢客气道。  “好说,好说!在下久闻白女侠乃江湖一枝花,如今相见,果然不是浪得虚名。”铁罗汉回道。  “敢问铁庄主,您不在铁家庄,大老远地跑这深山老林里,意欲何为?”白幻雪问道。  “哎呀,本庄主是想享福来着,奈何武林中出了个杀人如麻的女魔头。中原武林盟主与大漠武林首盟,联合下达了头号凤凰令,缉拿女魔头,为武林除害。这么大一件事,怎么能少了俺正义的铁家庄。”铁罗汉说完,瞧着白幻雪。  “请问铁庄主,这与我有何干系?幻雪可不是那女魔头。”白幻雪的声音出奇的平静。  “事到如今,你还撒谎!好运来客栈九十五口,林家村三百八十五口,男女老幼无一幸免。白幻雪,他们都是无辜的百姓,与你有何深仇大恨竟然这么残忍?就连几个月大的娃娃都不放过!说,到底是为什么?”铁罗汉说得是义愤填膺。  “我说了,他们不是我杀的!有人栽赃嫁祸!”白幻雪娇声喝道。  “不是你是谁?放眼江湖,只有你白幻雪一人用的绝招是千影幻玉折扇,而且杀人的招数就是千影斩。这个,你又作何解释?”铁罗汉大声喝问。  白幻雪身形一怔,她无言了,因为真的是无法解释清楚。有人盗用了自己的招数,偷偷打制了一把与自己的折扇一模一样的兵器。这样处心积虑地嫁祸自己,目的应该是挑起江湖事端,逼迫盟主下达凤凰令劫杀自己,阻止自己奔赴京城去见王上。  “白幻雪,没话说了吧!赶快认罪投降受缚,在下会考虑赏你一个全尸!”铁罗汉这话说的倒是很诚恳。  “铁庄主,白家的千影斩,非罪大恶极之人,通常不用。你好好想想,我会用它去杀害无辜的百姓吗?别急,白幻雪会给武林一个交代的。但是,眼下幻雪有事情要去完成,还不能跟你走,见谅!”白幻雪冲铁罗汉一抱拳,转身欲走。  “想走?没门!来人——布阵!拿下女魔头,为武林除害!”铁罗汉自袖中扯出一面小红旗,向空中一展高声命令道。  扑啦啦,一群人自树上飞落,成星星形状,将白幻雪困在阵中。白幻雪寻思,看来这一场又是无法避免了,她实在是记不清这是第几次被围攻了。  “东门,上!”铁罗汉在阵外挥动小红旗向东一指,守护东方的三个弟子,长剑一挥交叉着攻上来。白幻雪只好抽出软剑,严阵以待,凝神静等。  “锵!锵!锵!”剑气相交,迸出火花。紧接着“嘭!嘭!嘭!”三个弟子接连倒地。铁罗汉微微一惊,小红旗旋转挥动,星阵即刻变换,那些弟子顺时针奔跑了三圈后,北方五个弟子仿佛陀螺滚动着抢攻上来。白幻雪用软剑织成一片寒影,刷刷刷,以剑为指,点翻了那几个人,力道拿捏得恰到好处,丝毫未伤着他们半分。  阵外的铁罗汉看得真切,知道白幻雪手下留情了,心里不免有些疑惑了,或许白幻雪真的是被冤枉的?倘若不是,她为什么会手下留情?但是,那些被杀死的人,的确是死于千影斩。难不成真的如她所说,是有人栽赃陷害?铁罗汉在那里寻思呢,蓦地眼前一花,一条人影掠至身旁,顺手抢过去小红旗大声命令道:“众弟子听令,万星照耀!”铁罗汉仔细一瞧,原来是师傅洪成飞。  铁罗汉想去阻拦师傅,可是又不知道怎么说?他望着阵中晃动的白色身影,忽然有一种复杂的情绪蔓延。洪成飞铁青着脸,小红旗在手中滴溜溜地转,但是,那些弟子频繁交错攻击,早已呈败象。  “罗汉,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助战!”洪成飞的声音传过来。  铁罗汉一个激灵回过神来,铁卷书一晃,掠进阵中。  白幻雪轻巧地避过一个弟子的长剑,欺身向前,骈起食指点中他的肩井穴。“沧啷”一声,那弟子长剑脱手坠地。也就是恰好此时,铁罗汉的铁卷书力劈华山砸下来。白幻雪连忙避让,身子就势滑开丈外,突然软剑一震,平举着向那位被她方才点了穴位的弟子刺过去。铁罗汉大惊,知道自己救援不及,慌忙取出虎头镖扣在手心,抖手疾射过去。  只听一声惊叫,那弟子跌倒在地,紧接着寒影一闪,白幻雪的软剑稳稳地刺中他身后,一条碗口粗的毒蛇七寸。与此同时,虎头镖也到了。白幻雪感觉左手臂一阵疼痛,她低头瞧去,一柄飞镖扎在那里,镖上的红缨穗轻轻颤动着。  铁罗汉愣怔当场,所有的人都愣了。白幻雪趁此时机,身形一纵,飞掠而去……    (二)千斩桃花落  午后,桃花谷。  谷内,桃花开得正艳,粉的红的点染了一片鲜美的景色。轻风徐徐而至,带来一抹醉人的芬芳。当真是陶公笔下的桃园,夹岸几百步,中无杂树,芳草碧毯,落英纷纷。  桃花包围中,一袭云衣,身材妖铙。  另有一张古琴置于面前,琴声叮咚悠扬。  她,陷于桃花盛开的花海,纤纤素指拨动着琴弦。音律中含着淡淡的忧伤,侵蚀着满目的桃花。  “桃之夭夭兮,灼灼其华。怎奈狂风兮,片片殷红落。长恨春归兮无觅处,枯藤老树兮孑然栖昏鸦。幽谷流水兮,掩映桃花。帘外媚日兮,点点相思错。抱琴依阑兮芳菲尽,碧柳堆烟兮惆怅满天涯……”  她的琴声咏唱方落,一个着藏青色青衫男子突然从一棵桃花树上翩然而落,倾洒了一片桃花雨。  “如此美丽的琴音,人间哪得几回闻?桃花姑娘的琴声令人沉醉,当真是恍如天籁。只是……”青衫男子忽然停住口,不说了,只是拿眼睛瞧着她。  “只是什么?公子但说无妨。”桃花对上那一双亮眸,歪着头轻声问道。  “只是忧伤了些,敢问姑娘可有什么烦心事?不妨说来听听。”青衫男子弹飞一片桃花叶。那姿势说不出的潇洒,惹得桃花心中微微一动,心海里即刻荡起波澜。  “没什么?只是一些闲愁罢了!方大哥,你几时来的?”桃花轻轻转移话题。  “来了好一会儿了,听见你弹琴,就没打扰你。”姓方的男子收起玩笑正色说道。  “那?你、你这次来,就不走了吧?”桃花满怀希望。  “怎么可能?方大哥还有好多事情要去做呢!桃花,不要等我了。我、我这次来就是与你道别的。好好保重!”男子重重握了一下她的手,脸上仍然是挂着轻风云淡的笑容。  桃花轻颤了一下,幽幽说道:“方大哥,你、你的心里,还是放不下她,是不是?”  方金明点头,凝重地回答:“是的,我是忘不了她,而且是永远也不会忘记。因为、因为她住进了我的心里,已经与我的灵魂结为一体,所以,无法忘怀。”  “那么我呢?我又算什么?方金明,我桃花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你、你竟然……”桃花的目光满是幽怨,泪水突然涌出眼眶。  “桃花,别这样。但是,我也请你记住,当年若不是我救你,你还能在这桃花谷呼吸空气吗?”方金明将她拉入怀中,轻轻抚着她的后背温柔地耳语。  “方大哥,不要丢下我好吗?你知道,我、我真的离不开你呀!”桃花闻言顿了一下,继而哽咽着抱紧方金明。  “唉!桃花,你听我说,我……”方金明叹息一声。  “我不管,我只要在你身边就好。真的,方大哥,我什么也不要,我要陪着你。”桃花紧紧地抱住方金明,生怕一松手,他就会飞掉似的。  方金明轻轻掰开桃花的手,慢慢向前走去,桃花疯了似的马上又扑过来,死死贴在他的后背上,拖着哭腔:“方大哥,求求你,不要走,不要走,好么?”  方金明静立片刻,再一次掰开桃花的手,随后,头也不回地走了。桃花怔怔地站在那儿,看着那一抹熟悉的背影,在自己的目光里渐渐消失。良久,她蓦地,抬臂扬手,千影扇缓缓挥出,桃花瓣瞬间落满她的肩头,也倾洒了一地点点殷红。  望着那散落一地的桃花瓣,桃花终于明白了。方金明是不会回来了,他走了,走得非常彻底。因为自己的任务完成了,再也不可能为他做任何事情了。因为他不需要她的千影斩了,什么都不需要了。桃花记得他说过,他只是因为千影斩才和她暂时在一起的。只是他为什么要学自己的千影斩,桃花一点都不知道。本来,千影斩是白家绝技,是不能外传的。自己也只是和堂姐白幻雪软磨硬泡学了点皮毛功夫,但是,也足以防身杀人。堂姐告诉她,不到危机时刻,千万不要用千影斩伤人,太残忍。  起风了,桃花仍然还是伫立在那里,站了很久很久……    (三)若只如初见  “怎么让她跑了,快点追!”洪成飞气急败坏地喊着。  众弟子齐齐应了一声,正欲追赶,铁罗汉拦住大家高声喝道:“慢!”  “罗汉,你这是何意?要造反吗?敢不执行凤凰令?胆子忒大了?”洪成飞怒喝。  “师傅,您听徒儿说,或许、或许白幻雪,真的是冤枉的。她……”铁罗汉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师傅粗暴地打断了:“此妖女罪大恶极,人人得而诛之!为师只相信凤凰令,如果是冤枉的,她就更应该和我们上总盟查证清楚,既然是冤枉的,为何还要逃?”  “这……徒儿也不明白。”铁罗汉支支吾吾回答。  “所以说,她定然是凶手无疑——都别愣着了,还不快去追?”洪成飞挥舞着手臂命令道。  “是。”众人齐声答应拔腿追去,铁罗汉无法,只好也尾随而去。  大家追了半天,丝毫未见白幻雪的影子。洪成飞累了,他招呼大家休息,吃点随身带的干粮。一摸水袋没水了,招手唤来一胖一瘦两个徒弟,令他们去打点水来。  两个人领命去了,东寻西找总算是找到了一处水源,他们欣喜异常,赶紧饱饮了一番。回来的路上,胖子问道:“咳,瘦猴,今个儿咱大师兄怎么了?”  “嗯,什么怎么了?”瘦子扯了一片树叶叼在口中,疑惑地反问。  “你没看大师兄,今天有点磨叽吗?往常,他可不是这样的。”胖子摸着光光的头说道。  “你呀,真是个呆瓜。那白幻雪天仙般的一个人美人,谁不喜欢啊!我猜想咱那个有些花心的大师兄啊,八成是看上人家了。”瘦子嬉笑着回答。  “嗯,也没准真是这样。”胖子连连点头。  “咳,我在告诉你一个秘密,可不许告诉别人——我知道,大师兄的飞镖上,都涂抹了蒙汗药。”瘦子神神秘秘的说道。  “啊?俺不相信!因为咱们名门正派是不允许用那些下三滥的勾当的。”胖子不以为然。  “这可是我亲眼所见,骗你天打雷轰。”瘦子诅咒发誓。  胖子仍然是半信半疑,他还想说什么,被瘦子捂住嘴,小声喝道:“别说了,快点把水袋给师傅他们送去。记住,要想活得久一点,就别多事。”  胖子连连点头,马上住了口。  白幻雪点了受伤的手臂穴道,止住了血。她展开的是凌波微动八步赶星的绝顶轻功,脚底生风,一路疾行狂奔。密林中闪烁着白色的身影,恍如蝴蝶在树与树之间跳跃。疾奔了数十里,白幻雪觉得他们没有追来,心想一定是摆脱了他们。于是,就坐在一棵高大的古树上面休息。她拔出飞镖,自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用嘴咬掉瓶塞,倒了一些白色的药末敷在伤口上。然后,又扯下一片布内衣,紧紧包扎好伤口。做好了这一切,白幻雪忽然觉得有些发困,慢慢闭上眼睛。穿透树叶的一缕阳光,倾泻在她姣好的面容上,一些往事如鸟儿在她的梦幻里起起落落,渲开一池波光潋滟,只因为有他,剑眉之下那一双璨若星辰的眸子,温暖如阳光,还有那顷长的身姿是如此的意气风发。她知道那一瞬间,这个人便住进了自己的心里,与自己同呼吸血脉相连。邂逅总是令人愉快的,相遇总是美好的,那是一个多么令人难以忘怀的初见…… 共 31414 字 7 页 首页1234...7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哪家男科医院好
昆明的治疗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哪个医院看羊角疯病不错
标签

上一页:路边草3

下一页:随笔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