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内资招商变外资芝麻吹成大西瓜图

2019/07/20 来源:徐州信息港

导读

内资招商变“外资”芝麻吹成大西瓜(图)———湖南宁远县招商引资上演“闹剧”一个两千万元人民币的内资招商项目,经湖南省宁远县有关领导一番“

内资招商变“外资”芝麻吹成大西瓜(图)

———湖南宁远县招商引资上演“闹剧”一个两千万元人民币的内资招商项目,经湖南省宁远县有关领导一番“包装”,摇身变为投资上千万美元的“外资项目”。而且,因为政府在没征好土地之前就盲目招商,使这个名为赛丽宝公司的投资项目搁置三年未果,至今被占土地依然荒芜,造成投资者与政府“两败俱伤”。人民币摇身变“美元”县里导演招商“闹剧”近日前往湖南宁远县调查发现,宁远县十分重视招商引资,2006年曾给县直机关下达招商引资任务,仅县规划建设局当年的招商任务就是600万元,上不封顶。宁远县规划建设局一名干部告诉,局党组要求工作人员广开门路引进投资商,自己想到了在深圳经商的本地熟人王桂林,便多次赶赴广东游说他回宁远县投资,并出示了县工业园区的招商优惠政策。据投资人王桂林介绍,当时宁远县政府承诺的土地价格低廉,税费优惠,加之当地劳动力价格远低于广东等地,企业可节约大量生产成本。2006年6月,经与宁远县主要领导及相关单位负责人商谈后,双方于7月14日签订了《兴建美国SMH公司赛丽宝(中国)连接器有限公司》的投资合同,工程规划占地100亩,总投资2000万元人民币,地价款按1.68万元/亩计算。投资方按照合同规定的日期一次性支付了购地款80.6万元。为了充分展示这一“招商成绩”,该项目合同签订两个月之后的9月26日,宁远县政府又将其拿到在长沙举行的首届中部投资贸易博览会上再次“签约”。投资人王桂林说,他是本地人,为了能表明这个项目是“外资”,还特意找了一位外地人代他签字。这个项目在中博会上被“包装”成投资近亿元的“外资项目”。了解到,当年中博会上,宁远县引进的电源连接产品项目被描述为“美国SMH香港公司投资1050万美元”的项目。正是因为这个“千万美元”项目的引进,在永州市中博会签约项目到位外资值排名上,宁远县高居榜首。负责招商的宁远县规划建设局干部证实,在首届中博会上,这个项目是宁远县在会上签约的项目,签约时投资额确实被人为夸大了。土地补偿不到位盲目招商留隐患调查发现,这个招商项目不仅被宁远县人为“吹大”,而且对失地农民的补偿也不到位,引发一系列矛盾。投资人王桂林表示,按照招商投资协议圈注的厂区用地蓝图,新成立的宁远县赛丽宝公司先是请人设计了厂区规划、建筑施工图纸,并与建筑施工企业签订施工合同。在征得该县逍遥岩工业园区管委会及有关部门同意后,该项目于2006年底动工。出乎意料的是,政府在土地征收中,没有与部分农民达成补偿协议,开工当天,村民烧毁了开工标志牌等设施,强行阻止施工,使项目被迫下马。2008年,开发区管委会介绍一家本地施工队再次施工,宁远县赛丽宝公司先支付30万元工程建设费,但由于政府对农民补偿仍不到位,施工队和失地村民发生激烈冲突,一位村民被打伤,导致矛盾升级,招商项目就此搁置。因为土地纠纷造成停工后,投资人王桂林多次找到永州市、宁远县政府,有关领导也做过批示,但一直没有解决。按照招商合同的约定,宁远县逍遥岩工业区管委会负责协调解决项目建设的各种问题,保证项目建设和经营管理的顺利实施,违约将双倍赔偿有关费用。该项目被迫搁置后,王桂林要求当地政府退还已投入的197万元资金,但一直没有讨得说法。县开发区管委会主任王秋平在采访中表示,宁远县委、县政府十分重视赛丽宝这个招商投资项目。考虑到该项目无污染,县里将其厂址设立在工业园的加工贸易区。他表示,2006年底该项目开工建设时,确实因部分征地工作没完成,出现了百姓阻工、造成工程停工的情况。为了保护投资者的利益,政府多方沟通协调,但赛丽宝公司要求退出投资,并要求政府按照实际投入的两倍赔偿,县里认为赔款金额过高,产生分歧意见,所以迟迟没有赔款。一个被描述为重大招商成绩的虚假“外资项目”,三年后,除了留下一片废弃的土地,就是政府、投资商和失地农民之间的无止纠纷。招商引资是政绩百姓利益是什么?作为这一招商项目的引资人,宁远县规划建设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干部,见证了项目投资到失败的全过程。他痛心地告诉,当年如果不是县委、县政府下达招商引资任务,完不成“指标”直接影响年终考核单位排序,就不会有这桩投资“闹剧”发生。据介绍,投资人王桂林前期投入的近200万元项目资金中,有一部分是融资借款,眼看着厂房开工建设遥遥无期,前期投资不能收回,还要定期偿还借款利息,难以承受的王桂林被迫提出赔偿,却一直没得到政府明确答复。王桂林表示:“政府应该讲公信,以积极的态度解决招商引资遇到的问题,不能推脱回避,否则整天喊的优化投资环境从何说起?”除了失望的投资者,失地农民的利益同样遭到侵害。现场走访时了解到,宁远县工业园区土地征收补偿标准为每亩水田1.7万元、旱地8000元、山地4800元。一些被征地农民面对叫苦不迭,普遍反映当地政府补偿太低,有时还不到位,失地之后又缺少保障。“除了国家推动的农村合作医疗外,我们失地农民没有其他保障,现在有很多老百姓没地种,年轻的还可以打工,年老的怎么办?”在宁远县逍遥岩工业园区,被征地部分村民如是说。一位失地妇女向反映,她家只有3亩多田,被征地后只种七八分,连口粮都不够,收入主要是老公到县城打零工维持,“政府不能只管拿走土地,不管百姓生活。”针对宁远县这场招商引资“闹剧”,武汉大学博士生导师周长城等专家表示,打着招商引资旗号,弄虚作假编造政绩,侵害百姓合法权益,这一现象在各地具有典型性。近几年来,一些地方利用行政命令搞“招商引资大奖赛”,给各部门下指标,助长了虚报浮夸;更有甚者不惜牺牲群众利益,换取投资或政绩,严重扭曲了政府职能。此风不可长。据新华社电

梧州治牛皮癣的医院
南宁治疗妇科专科医院哪家好
湖南治疗尖锐湿疣医院哪家好
天津爱维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